首页 科技内容详情
不谈工作,我们与Google CEO聊聊生活

不谈工作,我们与Google CEO聊聊生活

分类:科技

网址:

SEO查询: 爱站网 站长工具

点击直达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出色WSJ中文版 (ID:WSJmagazinechina),采访、撰文:Lane Florsheim,翻译:熊猫译社,设计:Kenneth,原文标题:《与Google CEO聊聊:几十年来,我们越来越忙,感到很疲惫》,图中肖像由谷歌提供


Google 及其母公司 Alphabet 首席执行官 Sundar Pichai 是个喜欢在深夜工作的人。他说自己在晚上 9 点左右会再度精力充沛,晚上 10 点过后是他工作效率最高的时段,可以高效完成大量的工作。


而当终于到了睡觉的时间,他会尽量保证六个半到七个小时的睡眠,所以他通常在早上 6:45 到 7:30 之间起床。


49 岁的 Pichai 表示:“我真的很珍惜早上的安静时间。只有在这段时间里,我才可以放慢脚步,反思一下。通常,我的早餐都吃得很安静;看新闻对我来说非常重要。我一般会在早上读各种新闻,更好地了解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。”


Pichai 是一位素食主义者。15 年来,他几乎每天都吃同样的早餐——鸡蛋和烤面包,配印度奶茶。这样他可以专注于自己需要做的其他事情。



Pichai 在印度金奈出生,并在那里长大。在印度上完大学后,他获得了斯坦福大学的奖学金,在那里取得了材料科学和工程学硕士学位。之后,他曾进入半导体公司 Applied Materials 工作,随后又取得了沃顿商学院的工商管理硕士学位。


从沃顿毕业后,Pichai 曾进入麦肯锡公司从事管理咨询工作,又于 2004 年加入 Google,担任项目经理,负责 Chrome 浏览器和 Google Toolbar 方面的工作。2014 年,Goggle 的联合创始人 Larry Page 将 Pichai 任命为产品负责人。一年后,Page 卸任,Pichai 当选继任首席执行官,又在 2019 年被提升为母公司 Alphabet 的首席执行官。


Pichai 在与我们的采访中,谈到了他放松心情的方法,以及他从导师 Bill Campbell 身上学到的关键决策的重要性。


以下是《WSJ.》与 Sundar Pichai 的聊天:


《WSJ.》:相比其他工作日早晨,周一的早晨对你有什么特别之处吗?


 Sundar Pichai :我会在周一早上尝试思考自己这周要完成的重要事物,或者进行更深层次的思考。我有一个记事本和一支笔,我经常会写下自己每周要完成的三到五件事。


《WSJ.》:你会一边完成这些事,一边在相应的完成事项后面打勾吗?


 Sundar Pichai :因为我只写三到五件事,所以我想做的事都在我的脑子里。我会在周五回顾一下,决定哪些事项要留到下周完成。


《WSJ.》:你会留出特定的时间,来进行冥想、写日记或头脑风暴这样的事吗?


 Sundar Pichai :我认为冥想很有价值,但我很难做到。走路对我很有益。我觉得在散步或者踱步的时候更易于进行思考。疫情期间,有的时候,带着我的狗出去散步会很有帮助,而且我可以听播客来放松。我认为播客是一种非睡眠深层休息的方式。虽然我觉得冥想很难,但我可以在 YouTube 上找非睡眠深层休息视频。这类视频有 10 分钟、20 分钟或 30 分钟时长的不同版本,我偶尔会这样做。


《WSJ.》:你的运动习惯是什么样的?


 Sundar Pichai :周末的时间比较重要。我会在周六和周日适当锻炼,也会经常散步、远足。周五晚上,我会以锻炼的方式来结束这一周。周一到周四之间,我只能尽量找时间来锻炼。在一天快要结束的时候,晚餐之前,我会挤出时间来锻炼。重复性的锻炼很无趣,所以我会做 Peloton 单车锻炼,或者挑一种运动来进行。



《WSJ.》:你现在对回归办公室模式,以及办公室的未来有什么看法?在你看来,未来最佳的工作模式是什么样的?


 Sundar Pichai :最让我期待的是,未来的工作模式将会是灵活的。就像是一张新的画布,我们可以在上面开发更新颖的方式,让人们的工作生活和个人生活都更加充实。即便是在 20 年前,Google 的做法也是非常与众不同的——Google 接纳了工作可以带来乐趣的理念,创造出一种具有灵活性的模式,让人们得以更具创造性和协作性,并且培养出一种社区意识。


所以我觉得,现在是一个更为深远的机遇。几十年来,我们的工作越来越忙,通勤也很辛苦。人们感到很疲惫。我们能接触到很多非常积极上进、取得了很多成就的人。给他们创造这种灵活性条件,将会帮助他们在个人和职业方面发挥出最佳水平,也会帮助企业发展到最佳水平。


具体来说,我们确实相信,让人们每周工作几天是很重要的。但我们也在接受所有的选择。我们的一部分员工将采用纯远程办公模式,但大部分员工每周有三天时间要来办公室上班。但我认为,可以通过一种更具目的性的方式安排他们来办公室的时间,确保可以在这期间进行小组会议和协作、创造性协作头脑风暴和社区建设等。我很期待。我们的团队会研究出相关的方案。但总体而言,能够重新思考关于未来十年的规划,让我感到很兴奋。


《WSJ.》:去年是 Alphabet 自 2007 年以来收入增长表现最好的一年,公司股价也上涨了 65%。今年你是否会感到压力,要继续保持这种优异表现?


 Sundar Pichai :我总是会强调,要把眼光放长远。我们去年的表现是多年前做出的多种决策所带来的成果。比如,去年的部分增长力量来自我们多年前对人工智能的深入投资。


对多种领域的长期关注,比如多年来我们一直专注于通过人工智能提高搜索质量,也在将 YouTube 和云计算打造为长期业务方面下了很大的赌注。我一直相信,长期赌注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挥出其价值。还有其他很多我们一直在努力做的长期工作,让我对未来很有信心。


《WSJ.》:你如何调和像 Google/Alphabet 这样的国际巨头企业?你如何在保持创新精神的同时,又不至于过度谨慎?


 Sundar Pichai :我每天都在担心这个问题。从基本层面上来说,我只会强调两到三点。第一,我之前讲过,要把眼光放长远。(第二,)我认为,我们有着一种乐观积极的企业文化,依靠技术的力量来解决问题。第三,也是最重要的,必须鼓励并奖励人们去承担风险。这一点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。很多人都这么说,但我认为大多数人最终都在阻挠成果的产生。就我个人而言,我鼓励员工,提拔员工,是因为我知道他们冒了风险,尽了全力,做出了明智的决策,而最终的成果可能并不总是能反映这一点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样的努力才会成为创新的原动力。


《WSJ.》:你最近在阅读或观看哪些内容?


 Sundar Pichai :我一直喜欢用播客和 YouTube 来学习和放松。我喜欢在 YouTube 上观看很多以学习为导向的长篇内容,涉及很多领域。可能是新的内容,比如“我需要了解 mRNA 技术,因为我不是相关从业者,不了解这个领域,我需要学习”,或者试着了解物理学或人工智能等方面的知识。我觉得这样能帮助我放松,特别是当这些内容跟我的领域存在一定距离的时候。我正在阅读大量关于宇宙学或天体物理学的内容,这会让我觉得很放松。体育也是一个很好的放松方式,我喜欢足球——英式足球,还有板球。我也会试着观看我妻子和我的孩子们感兴趣的东西;这是一种与家人沟通的方式,所以我也会尝试。


《WSJ.》:什么事会让你最有成就感?


 Sundar Pichai :我的导师之一是 Bill Campbell。对于硅谷的很多从业者来说,他都像是这样的一个角色。(编者注:Campbell 于 2016 年去世,他曾是一位前橄榄球教练、企业高管,也是 Eric Schmidt、Jonathan Rosenberg 和 Alan Eagle 合著的《成就》一书的主题。)我以前会在周一和他见面。他会问——这也是他的一句名言,“这周你打破了哪些僵局?”


运营一个大型组织机构,会不断有事情陷入瓶颈,因为每个团队对事情的看法都完全不同,他们无法保持一致,而且有时没有人能真正做出打破僵局的决定。做出这样的决策并不总是一件容易的事;有时需要艰难地权衡。因此,做出这样的一个决策会让我很有成就感。效率不一定意味着你要亲自完成很多事情;有时候你要了解如何解放整个组织的生产力。占据长期地位、关键支点、做出大赌注、让人们承担相应的责任、打破僵局——对我来说,完成这样的工作,要比在一天内发送 50 或 100 封电子邮件更有成效。


为清晰达意,本篇采访经过编辑和浓缩。
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出色WSJ中文版 (ID:WSJmagazinechina),采访、撰文:Lane Florsheim,翻译:熊猫译社,设计:Kenneth,肖像由谷歌提供

 当前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~

发布评论